美女图 快捷导航

杭州这对建筑师小夫妻的80㎡户型里,竟藏着一座苏州园林

时间:2017-05-19 15:21 编辑:caicai 家居百科
     一.   古人说,大隐隐于朝,中隐隐于市,小隐隐于山;在苏州的洞庭山上,有许多古老的歇凉亭,沧浪亭就是其中一座,亭在苏州话里就是歇一歇的意思      作为苏州目前所保留历史最悠久的园林,沧浪亭所在园林中,有一片竹林,竹林深处造有三间低矮的屋子,曲折有致地连在一起,这里是园主人苏舜钦的书斋   由于屋子不高,所以给人一种隐在竹林中的感觉。在皓月当空的夜晚,万籁俱寂,皎洁的月光透过婆娑的竹叶在粉墙上投下点点斑驳,一幅生动的墨竹图就会呈现在眼前。      苏舜钦曾有秋色人林红黯淡,月光穿行翠玲珑的诗句来描绘这里的景色。因此。这间竹林书屋就被题名为翠玲珑   二.   几室几厅的居住模式,在极短的时间内成了当代中国城市人生活的主体。年轻人不但很少买得起房,对自己家园营造的可能性也被压缩到了室内装修的范畴。   王田田和罗雅琴夫妇俩,都是建筑师,在杭州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。设计师自己家房子,会装修成什么样?   两人都酷爱研究园林,对很多人来说,沧浪亭里的翠玲珑可能是一个意象,是透过匀质花窗看到的满眼翠竹。   但对他们来说,它是存在于宋代的一组空间结构,三个房间的角部连接为每个房间都提供了最大的视野,每个房间都很正,连接在一起却产生了曲折的体验。   ↓沧浪亭翠玲珑平面图/两室一厅原始户型图      出于对江南园林的共同兴趣,他们默契地决定将翠玲珑嵌入自家80平的小戶型中。   对于王田田夫妇来说,搬一个园林片段到一个日常户型中,对其进行改造,生活其中,与它对话。这是一场生活实验的开始,也是他们接触传统的方式。         按照原本两室一厅的房屋户型图,三间房间朝南(客厅餐厅和两个卧室),厨房、卫生间和一个小书房安排在北面,这是一个功能合理的经济户型。   但对王田田夫妇来说,功能合理的前提,是他们惯性地接受了一个房间和一个功能的简单对应方式,生活被切割成几种简单的行为看电视、吃饭、睡觉以及所对应的一个个封闭的房间。      城市生活已经让人感到各种束缚,他们不希望回到家中依然感到拘束,他们想做的是要在结构上松动这个前提,让家变得更加自在、放松、有趣,这些与风格无关。         嵌入两室一厅里的翠玲珑的结构,打破了固定的房间分类法,它既可以看作3个小房间,又可以看作1个连续的大房间,它既不是各自无关的房间,也不是一览无余的连续大空间。   ▼设计后户型图         两人在原始的户型平面中勾勒出一个变形了的翠玲珑,从西北角的入口至住宅东南角,它以曲折的方式连接了这个住宅的最长距离。进入这个住宅是循序渐进的,从狭长的玄关空间到东南角的工作阅读空间,光线由暗到明,住宅的场景慢慢展开。   研究模型      在规划的“翠玲珑”之内,是开放的部分,在这个结构中,随处可以坐下休息、阅读、会客、吃饭、工作,通过改变家具的形式和位置就能改变空间的使用方式。      为了留出足够的公共空间,北卧室被压缩到只有一张双人床的大小,小得像一个家具;同时它的朝南面有可以全部打开的窗和门,又像一个房子。门窗都关上的时候,它就成了一个密室,来访者往往一时找不到它的进入方式。      这个户型位于顶层,原本餐厅的位置大概有2mx1.5m左右的范围净高约有3.7米(其余空间净高为2.8米),他们设计了一个一层更衣室、二层多功能(储藏/睡觉/冥想)的两层小楼,由一道50500宽的楼梯通往二层。         王田田夫妇俩的设计,在概念上连接了原本独立的三个房间,但天花上的横梁依然提示着原来的房间分隔,于是他们想用一种介于两者之间的方法,既可以勾勒出整体翠玲珑形状,又可以感受到住宅原来的净高,一种空灵的吊顶。      他们设想了一个正交的木构单元(基本尺寸360x360x360mm),以此覆盖整个翠玲珑的范围,在顶部是吊顶,在墙面是书架、柜子、门、壁灯,在空间中是家具。   ▼覆盖“翠玲珑”的木构系统      如何做出既有空透感觉又能掩盖多余设备管线的吊顶呢?我们纠结了很久,最终,我们想做一个可以打开的吊顶。在关闭的时候,它是一个完整的界面。打开的时候,可以看到空透的吊顶空间。在空调的位置,作为空调的出风口和回风口;其他位置,开启部分的两侧的可以作为储藏的空间。   ▼吊顶平面设计图      ▼吊顶开启部分的两侧可做储藏空间      在自家的房屋施工过程中,王田田同时为一个当代艺术展创作了一个空间装置——云梯,正交的木构单元在这里生长成了一个立方塔,内部两道阶梯盘旋缠绕,远观便是立体的玲珑   云梯拆除后,他回收了那些木料用在了这个家中,因而云梯真的到吊顶上去了。云梯中的木构单元节点,每个方向的木方都是完整的,螺丝链接。经由这个实验我改进了木方的构造方式,由螺丝链接改为榫卯,每根木头在中点处咬接。   ▼云梯      ▼云梯搭建现场      ▼最终效果      夫妇二人决定在吊顶上不暴露任何灯具,他们把整个吊顶想象成一个大灯笼,光源都在灯笼里,因为界面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照明效果。光线都从吊顶多层板和木构之间的缝隙中挤出,形成了一道道有序列的金线。      沧浪亭中的翠玲珑,入口和出口分别处在一头一尾的两个房间,中间的房间是没有门的,体验它的过程是单一流线的。重复的花窗和竹林,对竹林的体验很纯粹,而生活是琐碎的。      翠玲珑嵌入到这个小户型中时,它的边界上出现了6个出入口和数个窗洞,在身体和视线上连接着其他的房间、阳台和二层。在这里,没有一个房间是绝对封闭的,为了实现这一点,王田田设计了多种门窗:            木构体系为这个家提供了一套形式语言、一个框架,过程中,设计慢慢变得像是画一幅素描,不断地在原有的基础上修改叠加,最后成了一副充满痕迹的作品,一副永远画不完的画。   ▼部分设计草图         王田田说:“很久以前看过葡萄牙建筑师西扎的一部纪录片,记得他说他很讨厌建筑完成的那一刻,我们也有类似的感觉,我们不希望一个设计的完成是某种现有风格的完成,我们希望设计一直在进行,因为生活一直在变化,我们对生活的理解也一直在改变。”         
qg678